文汇网 | 林在勇:《比兴而赋》:体兼诸家,道存风雅

发布者: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22-07-14浏览次数:10

书影.jpg

《比兴而赋》

林在勇  著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在勇先生少有才名,问道名庠,久掌学府,公务之余,唯以文字为乐,工词善诗,笔耕不辍,积年所得,萃成此编。观其作,辞秀调雅,志长笔深;江山风物,民生哀乐,友朋之谊,室家之乐乃至案头清玩,观剧听乐,无不可以入词,鲜灵活泼中自存一段清旷胸次,师古不泥古,为当代治词者中尤为难得者。

方今之世,诗词作者夥矣。然词之道,似易实难。所谓易,是因为当今中国文化热的背景下,各种诗词创作的讲习、课程铺天盖地;诗词网站也多有为人提供创作便利的辅助工具,创作的“门槛”有所降低;所谓难,则是在当代语境和当代生活中,要用古典主义的文学形式创作具有当下审美认知与文化观照的作品是一种“带着镣铐的舞蹈”;作者须明词之体,守词之格,达词之用,融会贯通,始成一家之言。

何为词体?王静安先生云:“词之为体,要眇宜修,能言诗之所不能言,而不能尽言诗之所能言。诗之境阔,词之言长。”(《人间词话》),“要眇宜修”出于《楚辞·九歌·湘君》“美要眇兮宜修”,用以表达湘君所具有带着修饰性的精巧的美,这种美精致、细腻、纤细、幽微,以此定义词体,意在说明词的意境深细。这一特点是由词的音乐特性以及长短句式所决定的,词的体性规定了它在传情达意上采取的是一种纡徐吞吐的方式,能够配合人的心思情感一刹那间的悸动,表现出熨贴之感。以此观在勇先生词,与静安之语遥相呼应。如《惜红衣·兴化郑板桥故居》一首有句曰:“聊赊壁月,长借窗风”之句,捉住光影与清风掠过窗棂的瞬间,以出人意表的动词“赊”和“借”写出了仿佛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心灵世界所体悟到的光阴逝水之感;也暗合板桥先生一生勘破炎凉,落落难合却又襟怀洒脱的形象:风月犹可借,忧道不忧贫。又如《摊破浣溪沙·咏桂》:“好句古人都写了,会心来处遍寻无,还把早春花其气索,竟何如?”起伏跌宕,词人闻桂香而情动,感慨古人已经将描写秋日的清词丽句都写完了,于是,只能借着这宛如早春的馥郁花香来生发对秋日之美的感叹。词写秋日景象,却不落悲秋窠臼,咏桂花清芬却不粘滞于物,将对春天的向往一并打入词中,让一支小令获得了深远而清朗的境界。

何为词格?李易安《词论》云:“词别是一家”,标明词形式上严守音律,内容上专主情致,风格上崇尚高雅,明辨诗词之别,维护词的艺术体性,使之表里相宣。在勇先生守律严谨,选调精心,而且因其具有很高的音乐修养,在创作中对词的节奏感韵律感有独到的体会。如《天门谣·天地孤游子》之下阕:“看落叶黄笺谁写字,又岂人间无故事。何所似,数不尽,方生方死”词人以虚字调节句子节奏,使之摇曳生姿,吟诵时,生出有余不尽之感,很好的体现了词体固有的音乐特质。在写传统的题材的作品时,在勇先生善于翻新出奇,例如写《两同心·校园花季》,描摹小儿女情致:“漫应答、人前说话,暗听见,心上吟呻。喜如忧,两种伤情,一样销魂”前两句是本色当行的口吻,写出了恋人心声,也让读者有感同身受的亲切;结句却一笔宕开,充满禅机,人生悲喜之境暗中相合,都让人情动于中,魂梦动摇。看似冷句,却入情理,亦提振了词的格调,使之从莺莺燕燕的小情趣转化为普遍生命经验的表达,轻俏灵动,化俗为雅。

何为词用?清人周济以“寄托”说词:“初学词求有寄托, 有寄托, 则表里相宜, 斐然成章 。既成格调,求无寄托,无寄托,则指事类情, 仁者见仁, 知者见知。”(《介存斋论词杂著》)“夫词, 非寄托不入, 专寄托不出 。”(《宋四家词选》目录序论)“有寄托 ”是指词人将自己内心的幽思感怀通过对 “一物一事”的刻画摹状表现出来, 其精妙处在于“寄托”与“本事”结合紧密 。而“无寄托 ”则是意物融合的高级阶段, 词人将触物而生的意念积淀下来, 在某一个兴会神到的时刻将 “寄托”与情景志融为一体。在周济看来,从有寄托走向无寄托,方能真正做到:“诗有史, 词亦有史”。(《介存斋论词杂著》)词之真正价值正在于洗脱所谓 “绮罗香泽”、“轻靡软媚”的本色, 摆脱“离别怀思 ”、“感士不遇 ”的小我幽约怨悱之情,更多地在创作中融汇时代精神, 将真实的社会图景以及面对这种图景的心理感受体现出来, 发“由衷之言”,成论世之资。在勇先生无论谈古如《恨春迟·过杜甫草堂》“天宝初时天花坠,漫说得,见预何谁”;或者论今如《破阵子·疫必靖民必安国必兴》:“须有豪情开万世,都是人民积寸功。长歌唱大风。”都融入了自己的史见史识,家国情怀。同时,在勇先生也善于以诗为词,以文为词,在他笔下,学书、读史、演易的心得都可以娓娓道来,出访,游历,治公的感悟也不妨以词录之。词是他记录个体生命经验的“口述史”,也是透过个体经验,可以观察时代的当代图景。他做到了当代人以当代心,拥抱当下生活,词为真词,人为真人。

体兼诸家,道存风雅,在勇先生词集的出版于当今词坛而言,多了一种风格和气象,若使后人读今词,多的,更是一份对于我们身处时代的了解和感悟。

微信图片_20220623090917.jpg

>>林在勇词选

八声甘州·乙未夏月天山腹地策马

纵青骢快意踏青原,云坡不须鞭。算昨穿烟峡,明经石岭,两过冰川。古道人来丝去,遥建汉家幡。更有兴亡事,难辨其间。

远史那堪多顾,仅百年前页,天下乌安?看四疆沿海,支绌苦筹边。念斯人、左公植柳,遍春风、万里解征鞍。西来路、最生豪气,独望天山。

千秋岁·音乐剧《春上海1949》

春声几许,啼血呕红雨。春消息,寒头绪。非惊新故事,无失真凭据。春到也,春风最憾人归去。

便唱冲天句,惟寄怀人语。正晴好,枝谁住?三春时忽暂,七十年匆遽。千秋岁,繁花总在春深处。

天香·咏雪

天嚼肥浓,日眠寒彻,宇耸穹低相拒。随意而生,应期而至,朗朗疏疏仙羽。花开六出,缤纷下、任人看取。更有琴香玉色,招惹诗男痴女。

当初泽被自许。趁曦曛、云行风御。飘荡难归菽陇,易羁沙溆。凝憾何尝结聚。尚心热,余温化润雨。谓我曾来,勾春便去。

六幺令·农民工

流光溢彩,闪烁霓虹壁。新楼又连工地,入夜挑灯及。人影幢幢忙碌,一老旁边息。汗蒸尤滴。卷烟吃过,相告不支力疲极。

本是黔山耕者,田薄城佣役。才道多子多忧,惯逸花销急。幸有丰薪劳业,岂敢身之恤。我闻如泣。人间苦乐,各在局中不交集。

水龙吟·杭苏运河夜航船

拱宸桥堍金晖岸,轻解夜航船绾。武林门别,姑苏城到,天堂一晚。欸乃摇光,星来梦底,神游月畔。但愿总无醒,晓风长待,争禁得、天枢转。

嘑旦鸡啼雀乱。渐铺陈、半边云幔。太湖借水,磷蒸丸滚,红腾焕烂。一镬江山,男儿心史,与谁同爨。合琴心剑胆,舣舟行去,有銮铃伴。

微信图片_20220611105629.jpg

扬州慢·诗里亭桥

诗里亭桥,梦中明月,万千意会维扬。忆烟花胜季,共片石山房。似曾见、瓜州古渡,往来无数,骚客官航。尽茫茫、灯火人家,携手徜徉。

好风十里,雨晴间、都是春光。忆寄宿何园,凭栏绣阁,其遇非常。恍惚画中人物,流星盼、笑语玎琅。纵广陵梅老,思之犹有余香。

青门饮·林子学书

横辄应平,竖须能直,如人处世,内方圆外。撇到轻收,捺开沉展,人字写成行楷。点画钩回际,谨规则、形神都在。养气陶冶,书似其人,心术难坏。

临帖广深渊海,看妙笔纷呈,谁家精彩。篆意浑融,隶风老辣,骨柳肉颜真宰。蓬草随天马,体无根、哪来姿态。自然成我,得心最怕,标奇惊怪。

惜红衣·兴化郑板桥故居

小院花零,低檐匾旧,竹香兰芷。老叶黄枝,翩然见风致。苔墙映衬,身骨挺、犹真名士。如是,谁把主人,认糊涂难止。

聊赊壁月,长借窗风,闲书案曾仕。为民父母,不负两闱试。笔落响同金石,构画不关青史。谓板桥人过,清白固留心纸。

醉翁操·观云

观云,嶙峋,铺陈。幻龙麟,如真,飞天又抟扶摇鲲。固知终化甘醇,施泽恩。覆宇荡均匀,正北南西东视巡。

静居耐夏,心外纷纭。养含气象,聊供诗眠酒醺。风过氤氲青春,夕至缤纷黄昏,轻浓谁辨分。苍穹暝霞雰,月隐透星辰,梦中天上频吐吞。

摊破浣溪沙·咏桂

信是秋风德不孤,偕将香桂到吾庐。黄叶碧云共天地,一同殊。

好句古人都写了,会心来处遍寻无。还把早春花气索,竟何如?

作者林在勇.jpg

林在勇,人文学者,作家,曾任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上海音乐学院书记兼院长;现为上海师范大学党委书记,人文学院古典文献学专业研究生导师。


链接地址:读书|林在勇《比兴而赋》:体兼诸家,道存风雅 (whb.cn)

亚州男人堂Av黄色